肇庆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欣喜与遗憾南京拉贝故居修缮工程完工有感

发布时间:2019-09-21 15:04:46 编辑:笔名

  欣喜与遗憾——南京拉贝故居修缮工程完工有感

  5月23日,坐落在南京大学校园内的拉贝故居修缮工程基本完工,拉贝故居已恢复原貌,室内完成回顾过去纪念区和国家文化交流区布展后,将择日对公众开放。

  1937年南京大屠杀期间,拉贝和一部分外国友人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不顾本国政府的一再劝告,决定留下来帮助遭受战争苦难的中国平民,他们于9月成立了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拉贝出任主席。安全区和拉贝等国际友人为保护中国难民和财产发挥了巨大作用,救助了20多万中国难民。

  安全区内设有25个难民收容所,有人考证,拉贝先生的住所就是其中之一,保护了600多名中国难民。

  拉贝深知南京大屠杀将载入史册,他把所知道的日军暴行一一登记在册,成为今天的日本右翼无法否认的铁证。《拉贝日记》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部关于南京大屠杀的逐日编年史和百科全书,日军在南京每一种类型的罪恶几乎都可以在《拉贝日记》中找到对应的案例。

  拉贝故居闪耀着人道的光辉。

  相信在喧嚣的都市中,每一个前来瞻仰的人都能够深深体会到历史的凝重。

  拉贝故居得到维修是十分令人欣慰的一件事情。这不仅能告慰拉贝先生在天之灵,而且这昭示着正义、昭示着民族的耻辱与抗争的纪念建筑,也会永远给后来者以教育、激励。

  从有关的报道中得知,拉贝故居的维修经费是由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江苏博西家用电器销售有限公司(也是西门子家电在华企业)捐赠的(225万元人民币)。 2003年9月,时任德国总统的约翰内斯·劳先生访问南京大学,得知拉贝先生的事迹后,非常感动。回国后,亲自推动和促成拉贝故居的修缮与改造。后来德国总理夫妇写信到西门子(中国)的管理层,希望西门子参与保护拉贝故居。

  作为主要资助方的西门子公司负责人称,他们为拉贝当年的所作所为而自豪,希望通过参与故居维修这种形式来更好地弘扬拉贝的人道主义精神,同时也可以充实企业的文化。

  德国有关人士有关方面的行为令人敬佩。

  客观地说,南京市和南京大学在拉贝故居的保护方面还是作了一定的工作:

  1996年拉贝先生的外孙女莱茵哈特夫人向全世界公布《拉贝日记》后,这幢建筑引起了南京大学的重视,并对故居的周边环境做了一些清理;

  1999年,有关部门专门修改建设规划,避免了拉贝故居遭拆的命运,并宣布要永久保存拉贝故居;

  南京鼓楼区湖南路街道和区城管局对故居内的违章建筑进行了拆除,南京大学也自行拆除了侵占故居空间的厂房;

  很多专家和学者提出,拉贝故居应该得到妥善保护,并建设成和平纪念馆,供世人瞻仰;

  南京市规划局在2003年将其列入近代优秀保护建筑。

  笔者的遗憾在于,至迟在1996年有关方面已意识到拉贝故居的意义,虽说也采取了一定的保护措施,但,故居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失修,毕竟是事实。

  这样一位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人物、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在南京的唯一故居一度沦落到“破败不堪”的程度:院子里到处是垃圾,旧皮箱、旧木制家具、塑料袋、破衣服等撒了一地……外墙的地基上有的已经长出苔藓,门窗紧锁,破损严重,油漆几乎全部剥落,一副衰败景象(人民一华东2005年7月19日第二版)。

  没有及时维修,据说是由于缺少维修资金。

  这项资金数目是多大呢?225万人民币。这笔资金,对江苏南京这样经济发达的城市,对南京大学这样的国家重点建设院校来说,绝说不上是大数字。

  失修,缺的不仅仅是钱。

  拉贝故居在1949年之后就一直被南京大学使用。南大是名师荟萃的学校,不乏研究中华民国史、抗日战争史、南京大屠杀史的权威专家,照理说,南大对拉贝其人拉贝故居的保护意义应理解得比别处更深才对,可是,作为故居的主人,还不能说完全尽到了守护的,至少一度是。

  二战期间,时任中国驻维也纳总领事的何凤山,向数千犹太人发放了前往上海的签证,使他们免遭纳粹的杀害,被称为“中国的辛德勒”。 尘封了60年的历史终于大白于天下后,犹太人举办的纳粹大屠杀展览,都把何凤山放在显着位置。在犹太人圈子里,几乎每一个犹太人,都能清楚地讲述何凤山的故事。2001年1月23日,以色列政府在耶路撒冷的犹太大屠杀纪念馆举行隆重仪式,授予何凤山“国际义人”荣誉称号。为纪念缅怀曾经帮助过自己的恩人,犹太人在耶路撒冷大屠杀纪念馆建造了“义人园”。自1963年以来,已有1.7万名义人的名字刻在园里各国的石壁上。在一堵刻着“中国”的石壁前,一小块黑丝绒布下,何凤山的名字被恭敬地镌刻。

  我被何凤山的事迹深深感动,更被犹太人的感恩言行感动!

  中国号称礼仪之邦。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拉贝故居的保护是是义务,也是现实的需要。君不见,对大屠杀,至今有些日本人不还是认为是东京审判的捏造吗!

  一个民族对历史的态度,不但是在纸面上的铺陈和叙述,更在于对于历史事实的尊重,对于历史记忆的呵护。

  走笔至此,突然想到,历史上中国也有不少走出国门扬名异邦的文化使者、亲善大使、“国际义人”……我国政府、我国的企业能否也能像德国政府德国企业那样去积极热心地参与其在当地的遗存维修保护工程呢?我想这种参与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2006年9月13日3版)

民生历史
民生救助
签约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