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血帝狂尊 第196章 苏家之行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1:21 编辑:笔名

血帝狂尊 第196章 苏家之行

应州城的午夜,街道上已经安静下來,两族狩猎眼看就要到來的紧张气氛在整个应州城弥漫着,一道色彩斑斓的流光好像天坠流星一样落在了城中一个偏僻的角落,

“刚才是不是有东西落了下來,”一队巡逻的修者急匆匆的跑到了流光坠落的地方,发现已经踪迹皆无,

“肯定是哪个家族或者门派的强者來了,御空而行,那可是武君境界以上的强者才能做到的,我们还是别管闲事,”

“说的对,两族狩猎马上就要开始了,说不定是那个家族派來压阵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惹事,”

一队人一边嘀咕着一边走开,

当这些人离开之后,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凌炎一席黑袍走了出來,左右看了看之后,抬手带上大大的袍帽向着苏家的方向走去,

凌炎沒有回圣阳门,而是去了苏家,这是凌炎在万丈高空的狂风中产生的想法,既然肖家已经跟帝族后裔狼狈为奸,那么自己先前的想的所有一切都将不能再实施,必须在肖家这个阴险的勾当中找到一线生机,

而要破掉肖家的这个计划,唯一可行的做法就是跟其他的势力成立联盟,苏家这个时候就成了凌炎即邵阳城之后再一次的首选,

凌炎这么做并不是随便找一个实力强大的势力,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在应州城,先前在巨石谷所拉拢的那些人在狩猎中根本不可能发挥太大的作用,那都是一些沒有多少背景的小势力,只有像苏家这样背后有宗族作为后盾的势力才有深厚的基础,

这样的势力在应州城一共有三家,肖家,凌家,苏家,肖家当然不能算,那是对立的一方,

凌家,凌炎也不是沒有想,凌家的家主凌钰在凌家的心里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只不过凌炎对凌家的哪位跟自己同样血脉的大少爷凌凡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忌惮跟提防,总感觉此人在看似谦和的外表现隐藏着某种阴险,

正是因为有凌凡的存在,本來应该首选的凌家被凌炎否定,选择了苏家,

苏家在邵阳城的时候就是自己能成功的一个重要环节,虽然后來猜出了苏家这么做很有可能是暗中放长线给自己做了一个局也在算计自己,但是不管怎么说,在这个局沒有揭开之前,苏家肯定会全力帮助自己,尤其是现在苏山岳还在这里,对苏山岳此人,凌炎还是相当信任的,

苏家门上的人在得知來的人是凌炎之后,一边恭恭敬敬的请凌炎进去一边有人飞奔去报信,

凌炎在苏家人指引下往里走着,很快就看到一群人呼啦啦的跑出來,最前面的一位正是苏山岳,在苏山岳的旁边是应州城苏家的家主苏松年还有众多的苏家掌事之人,足有几十个,由此足以说明凌炎在苏家人的眼里是有多么的重要,

“苏山岳见过大人,多谢大人的救命之恩,”

“苏家家主苏松年率苏家族人恭迎大人,”

一群人说着弯腰俯身就要跪倒,

就在苏山岳眼看就要跪下的时候,凌炎伸手扶住了对方的手腕,但是并沒有去管苏松年等人,

“大人能來我苏家实乃我苏家的荣幸,”跪在地上,苏松年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动了动皮笑肉不笑的尴尬看了看被凌炎扶住的苏山岳,

“苏家主,你的伤势可好些,”凌炎根本沒有去搭苏松年的话,而是对苏山岳说道,

苏山岳受宠若惊的赶忙回道:“多谢大人记挂,在大人的灵药帮助下,我已无大碍,只是催动功法的时候还略有些迟缓,再养一段时日就会痊愈了,”

“嗯,这就好,当初在邵阳城的时候如果不是苏家主全力相助,恐怕我也不会有今天,所以就不要这么客气了,”

说完之后,凌炎毫不在乎自己是客人的身份,穿过跪在地上的人群向里走去,

这就是凌炎的做事风格,喜欢就是喜欢,讨厌的永远不回去理会,随着凌炎在大陆上行走的日久,这种性格不但沒有改变反而成了凌炎的一种风格,

“松年兄,起來吧,”凌炎离开之后,苏山岳扶起跪在地上的苏松年,

“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大人为什么好像对我有什么成见一样,”苏松年搞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同样都是苏家的人,凌炎既然对苏山岳这么客气为什么对自己就这样的冷漠呢,

“松年兄多想了,大人一向如此,在邵阳城的时候就这样,这么多年了从來沒有变过,接触的时间长了你就会明白了,”苏山岳说完之后向凌炎追去,

其实在苏山岳的心里很清楚凌炎为什么这么做,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清楚的话,苏山岳也不可能让凌炎这么信任自己,

但是这些却不能对苏松年说明白,一个是因为凌炎能主动來这里,就肯定有什么事情要苏家帮忙,还有就是自己如果说出了原因,无形中就会让苏松年对自己产生极大的反感,一向都是喜欢和气带人不争不斗的苏山岳当然不会给自己找这个麻烦,

“山岳兄,你跟大人之间的关系好,你可一定要替我在大人面前多说一些好话,救你所用的天材地宝可是用尽了苏家所珍藏,”

“松年兄,我只能告诉你的是,要想让大人喜欢你,不是靠谁说好话就行的,你的自己去做,还有就是,欠你的东西我会还的,”苏山岳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说完之后迈步追上了凌炎,

“苏家主,你觉得这个苏松年怎么样,”凌炎对追上來的苏山岳道,

“他这是弄巧成拙,我知道大人不会喜欢这样的人,”苏山岳摇头叹息道,“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跟他都是苏家人,请大人看在我的薄面上在必要的时候能帮的话还是帮他一下吧,”

“援救本族的族人都要讨价还价,你还要我帮他,你觉得值得吗,”凌炎目视前方,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同时也在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苏山岳的反应,

就见到苏山岳无奈的一笑,叹声说道:“沒有什么值不值得,随时同族但是各自为营,苏松年为了救我拿出來的那些天材地宝恐怕真的就快要把他掏空了,为了家族他这么做沒有什么不对,”

“你真的以为他是为了救你,”苏山岳的反应让凌炎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苏山岳此人老实忠厚,并不是那种花言巧语之人,但是这样的人想事情往往过于简单,有时候会把别人的阴谋利用当成对自己的好,

“当然,毕竟还是同族嘛,”苏山岳道,

“呵呵,”凌炎呵呵一笑:“苏家主的话可是前后矛盾,刚才还说各自为营现在又说同族,我看在大家族的分支当中根本沒有什么同族的观念,他们只会对宗族言听计从,你说是吗,苏家主,”

笑谈中,凌炎的话里面充满了深一层的含义,尤其是最后反问的那一句,让苏山岳心里咯噔一声,瞬间站在了原地,

“山岳兄怎么了,”身后的苏松年差一点装上突然站住的苏山岳,

“沒……沒什么,我只是突然感觉到不舒服,”苏山岳赶忙慌乱的解释道,

“山岳兄身体还沒有完全恢复,一定不要太过于劳累,要多注意休息,”苏松年也沒有多想,说完之后一拍苏山岳的后背:“走吧,大人前來一定有要事,不要让大人等急了,”

自己的身份对于苏家來说不是什么秘密,凌炎也沒有必要在这些人面前装模作样的假装跟圣阳门沒有任何关系,

所以在寒暄完之后,凌炎直截了当的说道:“两位家主,我今天前來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在两族狩猎的时候想要跟你们结盟,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

圣阳门对于苏家來说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势力,但是因为凌炎,圣阳门的位置早就在苏松年的心里超越了应州城的所有势力,

狩猎结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每次都会有这样的事情,本來自己还不敢去找凌炎说这件事,沒想到凌炎竟然主动上门提起,苏松年当人心中狂喜,

“大人说的是真的,”苏松年端着茶杯的手一哆嗦说道,

“当然是真的,就是不知道苏家主什么意思,”凌炎冲着盏茶中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

“我当然同意,能跟圣阳门结盟,那可是应州城苏家的荣幸,我怎么还敢有二话

,”苏松年赶紧放下茶杯站起身说道,

说完之后,苏松年眼珠转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大人,不知道大人跟凌家……”

“啪,”凌炎突然把手里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苏松年随着茶杯的响声浑身就是一抖,

“你觉得我跟凌家应该如何,”凌炎道,

“这个……”苏松年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沒事问这个干什么,自己得到实惠就行了呗,

苏松年看向了一旁的苏山岳,然而苏山岳就好像沒有看到一样,只顾低着头轻轻吹着茶杯中的茶水不时的喝上一口,

此时的苏山岳哪还有心情去管这些,凌炎刚才反问的那句话已经让苏山岳心神不定,虽然坐在这里,但是心里却波涛滚滚,

赣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南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宜昌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赣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南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