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烛台背后爱情最后输给了柜子图活动资讯

发布时间:2019-07-17 17:28:07 编辑:笔名

《烛台背后》爱情最后输给了柜子(图)活动资讯

“闪耀之王”的背后 “和你在一起的5年,是我最快乐的5年。” 如果你了解《烛台背后》的真实故事,就会明白史蒂文·索德伯格的这部新作备受瞩目实属必然。 李勃拉齐(Liberace),1919年5月16日出生于美国威斯康辛州一个贫困的波兰裔家庭。他非常有音乐天赋,4岁开始弹钢琴,7岁就能够记住一些较难的曲谱。但微薄的家庭收入无法送他去名校学习。他的母亲极其反对儿子学习音乐,觉得追求音乐是他们这样的家庭承担不起的奢侈品,但李勃拉齐的父亲鼓励孩子们学习音乐,他带着孩子们去音乐会,进一步熏陶他们,李勃拉齐也是孩子中练习和表演水准最高的,在自传中,李勃拉齐回忆:“正是父亲对音乐的爱和尊重为我后来的音乐生涯奠定了决心,我要让自己的家庭成为一个音乐世家,并致力于艺术的进步。” 虽然邻居的孩子们都嘲笑李勃拉齐不爱运动,只喜欢钢琴和在家做饭。但在“大萧条”时期,李勃拉齐在剧院、电台、俱乐部、舞蹈班、歌厅,甚至在酒吧和脱衣舞俱乐部演奏,帮助家庭度过了困难时光。青春期的李勃拉齐在绘画、时尚和服饰上也显示出强烈的兴趣,并以夸张的举止在学校中备受关注。 21岁时,李勃拉齐开始小有名气,已经和芝加哥交响乐团合作并获得好评。但是他决定不走传统的古典演奏路线,要颠覆刻板的钢琴家形象。1940年代,李勃拉齐在美国各地的剧场演出,在一次次的演出中,他不断增加自己钢琴表演的丰富形象——丰富的舞台布景,华丽厚重的服装,镶满水钻和玻璃贴片的大型钢琴以及代表个人形象的签名和烛台,并让自己的宣传团队不断地制作夸张的来宣传自己。很快,李勃拉齐在拉斯维加斯和好莱坞都获得了成功,1950年代电视开始普及之后,他充满了闪耀布景的钢琴互动表演更风靡一时。有很多音乐评论家批评李勃拉齐将音乐庸俗化、流行化,并指出他的演出有许多的弹奏错误,李勃拉齐则对媒体回应道:“我做的不是演出,我举办的是秀场!”而凭借自己独特的台风和极具亲和力的演奏,李勃拉齐也赢得了众多广告和电视收入,成为1950年代到1970年代世界公认收入最高的艺人之一。他有一句名言:“如果我卖鱼,那我就全心信奉鱼。”事实证明,李勃拉齐确实精于赚钱,也精于花钱,他拥有各种各样的代言和生意,而他的住所则都是自己设计的豪宅,家中布满古董家具、奢华烛台和钢琴形状的游泳池。面对评论界的恶评,他通常回应,“谢谢你们的评论,我一路笑到银行。” 由于极其高调的生活风格以及表演方式,外界对李勃拉齐是不是同性恋的传言不曾间断。然而每一次遭遇同性恋的绯闻,李勃拉齐都坚决地给予否定并提起诉讼。 转折出现在1982年,李勃拉齐22岁的保镖、司机斯科特·托尔森突然对李勃拉齐提起了诉讼,声称与李勃拉齐有过5年的地下恋情,并索要1.13亿美元的“抚养费”,李勃拉齐则发表声明否认到底。1986年双方最终在庭外和解,斯科特获得约10万美元的“补偿”,和解的第二年,67岁的李勃拉齐就在豪宅中去世,尽管私人医生声称他死于“心脏病”,但后来的尸体检查证明李勃拉齐死于艾滋病。 影片《烛台背后》便是以斯科特·托尔森的自传为基础,讲述了托尔森和李勃拉齐在好莱坞浮华名利场幕后的爱情故事:1977年,李勃拉齐与小自己整整40岁的宠物饲养员斯科特·托尔森在后台相识,他随后聘请托尔森担任表演搭档、司机和保镖,由此开启一段长达5年的秘密恋情,台上,李勃拉齐是万人迷的钢琴天才“闪耀之王”,台下,李勃拉齐则是一个和同性情侣无话不谈的同性恋人,为了让观众看到完美的自己,他疯狂地掩饰自己的脆弱一面,不断的整容和化妆。 随着时间推移,李勃拉齐和托尔森年龄、地位、志趣追求上的矛盾冲突愈演愈烈,最初的情投意合被无休止的争执与背叛代替,两人的关系以破裂告终。在李勃拉齐因艾滋病去世之前,托尔森被召唤至病榻前,李勃拉齐坦露心声:“和你在一起的5年,是我最快乐的5年。”所有的不快随着道白烟消云散。葬礼上,托尔森仿佛看到李勃拉齐再次在舞台上纵情演奏……李勃拉齐和男友托尔森在好莱坞一场晚宴上的合影。 索德伯格和迈克尔·道格拉斯在拍摄现场,影片的一笔大开销就是再现李勃拉齐演出的华丽的服装和布景。 迈克尔·道格拉斯和马特·达蒙 “这是一个爱情输给了柜子的故事。”“我们不想糊弄过去。” “我知道对很多人来说,看见(《谍影重重》里的)杰森·伯恩骑坐在(《华尔街》里的)高登·盖柯的身上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这样形容自己的这部电视电影。确实,《烛台背后》以一贯的索德伯格式“温吞”风格拍摄得平淡无奇,除却时代感十足的奢华布景,影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来自于两位主演的表演——迈克尔·道格拉斯和马特·达蒙。 在戛纳的媒体见面会上,迈克尔·道格拉斯情绪激动。2010年,道格拉斯被诊断出罹患喉癌晚期,病情在2011年得到控制。拍摄于2012年的《烛台背后》正是道格拉斯的复出之作。在影片中,他饰演李勃拉齐,眼神闪烁妩媚,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独特的魅力,道格拉斯认为影片是一个“非常美的爱情故事”,“这对情侣有着巨大的差异,但他们能爱上对方并曾有过幸福生活。”道格拉斯说到,他认为两人的不幸在于李勃拉齐拼命想将关系掩盖起来和否认自己的性取向。“谎话说过一千遍后就成了自己的真理。这是一个爱情输给了柜子的故事。”道格拉斯还提到与索德伯格在12年前合作《毒品络》时,索德伯格就在一次随意谈话中问他愿不愿意扮演李勃拉齐。当时道格拉斯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男的在耍我吧?”而在戛纳,道格拉斯深情地感谢剧组:“这是我战胜癌症之后,(你们)交给我的一个美丽的礼物。我由衷地感激。” 作为一部同性恋题材的影片,《烛台背后》显然有大量的裸戏,虽然并不露点也不过火,但看到两个好莱坞硬汉在银幕上卿卿我我依然让广大观众直呼“毁三观”。影片中有一幕泳池出水戏,只穿泳裤的达蒙要骑到睡躺椅的道格拉斯身上,然后两人亲热接吻。“装嫩”出演托尔森的马特·达蒙说:“一般情况下我会对裸戏说不。但这部片子中我和道格拉斯都没有保留。因为我们各自都有很多同志朋友,我们可不想我们的朋友看到说:操,丫在演什么!我们不想糊弄过去。”在马特·达蒙眼里,《烛台背后》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爱情电影:“这个故事发生在两个男人之间,它的爆发力是非常自然的。斯科特对李勃拉齐的爱是真心的,但他的个人情况又很复杂。他是被领养的孩子,从小就在寻找一个家。李勃拉齐给了他一个家又将它夺走了。他们都是感情动物,尽管分手分得很糟,但他们有过坦诚相爱的时刻。” 索德伯格 “他们都说题材太‘基’了,这实在太扯了。” 作为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影片,《烛台背后》绝对是一个特例,《烛台背后》是一部电视电影,在戛纳电影节还没有闭幕的5月26日,影片就已经在HBO电视台播放了,这使得全世界的观众都能比较轻松地看到这部充满话题性的电影。而对于宣称从今以后不拍电影,转投电视的索德伯格来说,《烛台背后》在播出、融资方式上,更像是一部承上启下的作品。 《烛台背后》让索德伯格这位曾获戛纳和奥斯卡肯定的大牌导演整整筹备了4年,索德伯格坦言,影片最大的麻烦就是——没人肯投资。尽管已有《断背山》在奥斯卡获得肯定,但所有的片商都“完全被电影的同志内容给吓到了”。索德伯格说:“我联络过这个圈子的所有人,他们都说题材太‘基’了,而这还是在《断背山》之后的事。我很惊讶,这些人实在是太扯了。”对电影公司来说,《烛台背后》的题材太侧重“同性恋”,也许没有那么多的观众会愿意到电影院买票观看。但对电视频道就不一样了,一向以精品电视电影着称的HBO很快接盘此片,对这家出品过《大象》 《真相拼图》等众多同志话题性电影的付费频道来说,题材和尺度都不是问题。HBO高层认为,《烛台背后》足以复制2012年该频道《规则改变》在舆论和电视奖项上的所向披靡,坐拥全美90%的付费收视市场,完全不担心票房问题。HBO的覆盖率也正中索德伯格的下怀:“我在想这样就能让更多观众直接通过电视看到这部电影。” 事实上,在拍摄《副作用》时,索德伯格就宣称影片将是他的“最后一部电影”,当然,这个说法有点夸张,索德伯格坦言自己只是电影拍累了,需要换个环境。他更愿意用“休假”而不是“退休”来形容自己即将远离电影圈的计划。“这有点像是休个假,来看看我能否找到不一样的做电影的方向。这是我无法一边拍着电影,一边去思考和寻找的。我想我可以在做一些电视作品的时候,同时从哲学上和内容上去思考这些问题。”“作为一个电影人,从发现一个创意到真正地拍成一部电影作品,所有其他的人在做的都是在质疑你,他们会问‘能不能做得更好?你到底在干什么?你可以这样做吗?可以那样做吗?’而所有的大制片公司最后做出的海报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在戛纳现场,索德伯格面对们倒尽了苦水,然后说道:“现在我想看的东西,几乎电视上都有。”而他的下一步计划,正是拍电视剧。 《烛台背后》在HBO播出的当夜,全美有240万观众观看,电影刷新了HBO的收视纪录;而在影片重播的时候,又获得了110万美国观众,这部必将冲击今年艾美奖的电视电影的影响力不言而喻。有趣的是,同样在戛纳放映的简·坎皮恩新作,以及斯蒂芬·弗利尔斯拍摄的拳王阿里的纪录片,也都是HBO出品,大牌导演、明星转投美剧,已经在好莱坞成为一种趋势,而对大洋对岸的我们来说,这意味着我们能够和美国观众几乎同步看到新片,无疑是一件好事。导演索德伯格声称,《烛台背后》质量过硬,即便影片是他的最后一部作品,他也足够满意。迈克尔·道格拉斯和马特·达蒙在片中的造型极具时代感。 不制作《烛台背后》是整个好莱坞的损失——当然,这绝对是HBO的最大的收获。当然,索德伯格也明白这点,他自己也承认,影片有两个按下未表的潜台词。如果不是在那个时节的美国,李勃拉齐或许会结婚,就好像是埃尔顿·约翰一样;而再过一个十年,这部电影就会出现在奥斯卡上,而不是艾美奖。 ——IndieWIRE


鹤壁专治白癜风医院
石家庄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玉林整形美容医院那好
天津红桥中都白癜风医院电话